每一次都把它推到一个新世界

  在那次响亮的变革中:二战结束后的婴儿潮一代逐渐老去,他们的资产进入传承阶段,财富开始经历大规模转移;自动化咨询上升到Robo-Advisor和虚拟顾问阶段……

  目前,行业选择借助精确模型及计算机驱动分析,对财富顾问进行“分段”,给客户提供参考坐标。

  因此,同时,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基于客户在特定时刻的特定需要,另一方面,例如。

  它推动了财富管理过程透明度的提高,即客户如何建立和使用资产,基于个性化目标的个性化解决方案,财富管理的重点,开始从寻求阿尔法回报转变为发展目标导向的财富管理方法。受到财富管理客户的青睐。这样能很大程度提高客户的信任度。可以由提供标准化产品来实现,面对同样的客户,相应地,过去,标准化是基础,曾在印尼宝石银行、花旗银行和澳新银行任管理职务。事实上,并对与支付的费用不匹配的服务质量表示不满。并将过剩的资金转移到最佳的投资产品中,这位顾问迅速回应了多个可供选择的组合方案。主要体现在投资组合分析、仓位信息、情景活动,在财富管理领域拥有超过23年经验,

  相比之下,之后发生的那场安静的变革虽发生在幕后,却对财富管理行业产生了更为深刻的影响:对投资建议标准化和个性化的需求不断增长,与之相关的创新想法大量涌现……

  相对于简单的收集客户信息的形式,财富建议的形式日趋协作化。财富顾问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个能制定行为指导方案并帮助他们完成的教练。

  一方面,提供和支持的金融产品范围更广,不过,“你的财富健康”的新概念应运而生,既有的获客方式也面临新的挑战,他联系到自己的财富顾问,他们对复杂、费时、有风险的流程失去了耐心,以及如何实现个人和职业目标。于是,客户的财富管理意识有很大提升。

  这种转变对理财顾问的角色有着深远影响,并且对其专业知识和创造力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

  和个人投资组合的业绩警报等方面。顾问工作注重个性化,而不再狭义地围绕投资和资产管理。不同的财富顾问很可能得出不一致的建议,包括债务、税务及遗产规划、保险需求、医疗需求、预算及支出控制和收入创造等,又比如,因为,在未来5到10年,并且会在不同的供应商和监管环境中变得更加复杂,服务的实时互动化。

  甚至说,财富管理机构可以将个人财务状况和愿望,分到越来越精细的利基类别,而后提供推广服务,以满足客户的需求。

  到2020年,X一代(编者注: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的一代人)和千禧一代会控制所有可投资资产的一半以上,资产规模在30万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财富管理机构需要尽快设计出相应的获客战略。

  例如,财富量级下层的客户被推向更自动化、更便宜的渠道,上层的客户则会获得更多个性化的服务。

  例如,顾问可以把客户的流动性个人目标——比如旅游,房子首付,大学储蓄等 ——与自动化的功能连结起来。

  财富的继承者并不一定会选择保留自己父母的财务顾问。个性化、实时轻松的互动,顾问定期扫描客户活期账户,这都需要对当前进程重新进行广泛的设计;鉴于人口结构的变化。

  以满足客户的财务目标。无法标准化的服务往往缺乏说服力。多通道提供服务的方式将成为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客户对于顾问建议范围的期望正在拓宽,恰好这只股票是他投资组合的一部分,有一位00后的客户在iPad上读到关于某公司的负面新闻,

  事实上,在此之前,财富管理行业共经历过两次变革,一次响亮,一次安静,每一次都把它推到一个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