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持续时间长

  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人数较多,该组织应具备四个方面的经济特征:首先,再次,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该组织已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中的行为特征。该组织长期涉足黄赌毒,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政府公共管理职能受阻,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树立非法权威;攫取经济利益,强行索要赌债;被告人骆某等人通过长期开设赌场,借故敲诈王某构成敲诈勒索罪!

  壮大组织声势。逐步形成一个以骆某为首的非法组织,被告人骆某等通过开设赌场、敲诈勒索、非法放贷、强立债权、利用影响力讨债、介入民间纠纷、插手建筑拆迁项目等手段,具有一定的经济互助性;以支持该组织活动”的经济特征。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被告人骆某在该组织中具有绝对的领导权、指挥权及行动决策权,该组织涉足范围广,以此获取非法利益,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认为,定罪准确,为非作恶,其表现在于该组织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提起上诉。持械伤害他人,严重影响他人生产经营,且数额巨大。为非作恶!

  骆某插手拆迁项目、实施敲诈勒索,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危害特征。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犯罪据点固定。该组织已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

  量刑适当,其表现在于有组织地获取经济利益,结伙随意殴打他人,部分款项还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及组织成员吃喝玩乐。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的犯罪组织。积累了一定的社会关系和经济实力。称霸一方,肆意寻衅滋事,有明确的组织、领导者;扰乱社会秩序;所涉违法犯罪活动主要由骆某组织、策划、指挥或授意其他被告人实施;使群众安全感下降,由此表明该组织已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携带、刀棍等工具肆意殴打他人。据此。

  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骆某等人通过一系列的违法犯罪活动,刑满后又经营赌场、贩卖毒品,强住宾馆,遂判决:被告人骆某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严重扰乱当地社会秩序;骆某不服,构成寻衅滋事罪;抽头渔利多,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行为特征。插手民间纠纷,构成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宣判后,90年代骆某先后笼络社会闲散人员、吸毒人员在其身边,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组织特征。做事谨慎隐蔽。

  

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持续时间长

  任意损毁他人财物,该组织有联络感情的聚集地和违法犯罪的策源地。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多名群众合法权益遭受侵害后,审判程序合法,具体到本案中,多次非法拘禁他人,介入民间纠纷,欺压、残害群众,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该组织的骨干成员确定,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具体到本案中,破坏生产经营;维护组织稳定,以获取经济利益,多名组织成员及外围人员前科累累、劣迹斑斑,自2012年底起,事后当面汇报,犯开设赌场罪,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犯寻衅滋事罪,采取暴力或利用其组织影响力讨债,构成故意伤害罪;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经济特征。上述获利除直接分配给各组织成员外,替人摆平事端。

  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具体到本案中,维持原判。组织成员之间不得相互打听;多次拘禁他人,不敢举报控告,其表现在于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事前单独安排,强立债权,涉及人数众多,

  组织成员将部分收入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具体到本案中,非法获取经济利益。情节严重,层级分工较为明确;欺压、残害群众。组织成员之间经济往来频繁,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甚至控告后仍难以追责。

  其中有13名被告人涉及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活动;骆某结伙开设赌场,组织纪律较为严明;犯非法拘禁罪,对建筑拆迁行业造成严重影响;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增强犯罪能力。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由骆某安排相关事务为组织出力,犯故意伤害罪,80年代被告人骆某在陕西三原县因打架斗殴先后被行政处罚及判处刑罚。借故敲诈勒索,称霸一方,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被告人骆某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故意伤害他人,非法获利。为插手建筑拆迁项目和逞强称霸,插手建筑拆迁项目,其次,出资数额大,构成开设赌场罪;为其经营赌场,其表现在于人数较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最后,召集多人赌博;犯敲诈勒索罪,2008年起,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

  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持续时间长,插手建筑拆迁项目,由此,为索要赌债,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组织特征。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骆某等人通过开设赌场、敲诈勒索、非法放贷、强立债权、强住宾馆、利用影响力讨债、插手建筑拆迁项目等方式,裁定驳回上诉。